帅帅的农村世界
当前位置:首页 - 设计 >

单位流传着老安很多喝酒的趣闻轶事,却不知道他早就超凡脱俗了

2019-10-15来源:海口汽车网
单位流传着老安很多喝酒的趣闻轶事,却不知道他早就超凡脱俗了


喝酒的人,总有三五个酒友,老安便是随叫随到能把酒言欢的朋友。其实我的交际圈比他庞大,三教九流,五行八作,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,但老安却是我“酒朋诗友凋零尽,只有存斋冒雨来”的这类酒友。

我们同在一个公司,他是我刚进公司时候的半个师傅,为什么是半个呢?因为刚上班的新人员都要进行安规培训和考试,老安就是我们这一批初出茅庐员工安规培训的师傅。那时候,他刚四十,正值壮年,却因头发花白,皮肤黝黑且布满皱纹,加之并不伟岸的身材,我们都喊他老安师傅。他为人和善,也不刁难我们,所以相处地极为融洽。等培训结束我被分配到机关工作,与老安辛辛苦苦讲了一个月的安全规程不大沾边,故而我经常戏谑他是我的半个师傅。

老安好酒,是特别好的那一种。喝酒的人谁还没丢过几次人,现过几回眼。老安爱喝,有丢人现眼的事实属正常不过。

机关上班之后,经常听到关于老安喝酒的趣闻轶事,比如说老安的门牙磕掉的地点长出了一棵参天大树。老安吐过的那片土地到现在百草不生等等,这些都是同事们加工修饰,重点说一下老安绰号的来历。八十年代老安在基层供电所的时候,有一绰号叫“好娃”,这个绰号还有一段来历,那时候供电所条件艰苦,没有食堂,大家都是自己起灶做饭,有单打独斗的,也有相互配合的,而老安常常喝得晕晕乎乎既不自己丰衣足食,也没人和他配合协作,只有从家里带些伙食凑合一个礼拜,到下个礼拜再回家去取,有时候工作忙就回不了家,他就断了烟火,幸好,供电所看门的老头是本地人,家离供电所不足五百米,待人实诚,家里虽是粗茶淡饭,却也是热情大方,常邀请断了烟火的职工去他家吃饭,老安便是常客。


单位流传着老安很多喝酒的趣闻轶事,却不知道他早就超凡脱俗了


老头散养着一条土狗,没有铁链的束缚,这狗就走东家窜西家,不能恪尽职守地看护家院,老头却很稀罕这狗,每到饭点还不见回来,就会到大街上喊几声,乡村本来就小,老头的声音又大,估计能传出四五里地,喝得迷迷糊糊的老安听到这吆喝,也就摇摇晃晃往老头家里赶,大家肯定明白了,那条土狗的名字就叫“好娃”。

公司有些人对老安还是颇有微词,像愚顽不化、小气偏执、不善交际等一系列贬义词都用到他身上。老安长我十岁有余,我们成为酒友有些忘年交的意思,一起痛饮的次数越来越多,关系也越来越铁,每次设酒局见面,如旧友新交一般殷殷探询。老安在酒桌上话不多,随着下肚的酒越来越多,他的话反而越来越少,完全区别于常人,他更多是微笑着听我们胡吹乱谝,从不和人争执抬杠,像儒学里讲的谦谦君子。我真没感觉老安有什么不好。能在半斤八两下肚之后还能是恭谦的君子,试问如今酒坛几人能做到?老安是公司的老人了,干过好多个岗位,说句实话,是我真真切切的师傅,不是半个。听说老安还干过所长,只是不到一年就被撤换了,有一回我们微醺的时候问他此事,他有些尴尬,随口说了一句“胡虎海”(方言:瞎胡闹)然后爽朗的大笑来掩饰自己。这是老安喝大了之后的口头禅。其实我理解老安这句话,是一个成年男人向世俗缴械投降之后的呢喃。

后来我在和老安当年一起共事的知情人跟前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,老安在书生意气年少轻狂的时候,工作踏实肯干,钻研业务,非常敬业,不然也不会提拔当所长,可他就是会工作,不会来事的那种愣头青,现代话说就是情商不及格的这类人。

老安当上所长的第一把火就是查窃电。自从电磨替代了石磨之后,磨坊的生意比较兴隆,用电量也大,有些老板就动了歪脑筋,从电表后接根电线窃电。老安成功抓获了他管辖区域内的三个窃电户,其中就有一家磨坊,并且情节严重,其余两户态度端正,接受了处罚,但这个磨坊主人和公司的某个领导是亲戚,不愿接受一百多元的罚款,还和老安吵了一架,老安一生气就停了这家的电。人常说善财难舍,何况当年的一百多也也不是一个小数目,磨坊主人托了领导亲戚来说情,领导就是领导,没有一点官僚主义的意思,知道老安善饮,还给老安提了两瓶“金徽大曲”,那可是当年的奢侈消费,老安也许是真让这个磨坊主人气到了,压根就不买领导的帐,拿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,领导气得拂袖而去,临走也不忘带走那两瓶酒。后来磨坊主人认了怂缴了罚款,但老安的所长不久就被换了,调回了公司的一个班组是一般的电气检修工,上面说是老安工作突出,调回县城工作。

我每次问老安为当年的事后悔不,他都说有啥后悔的,我做过的比这后悔的事我都不后悔,闲,(方言:不要紧)胡虎海,然后就是一长串的笑声。


单位流传着老安很多喝酒的趣闻轶事,却不知道他早就超凡脱俗了

我对老安口中“比这后悔的事我都不后悔”比较有兴趣,问了他几次,老安才告诉我,当年用一副画换了一瓶剑南春,我就问是谁的画,他说是本省很有名气的一个花鸟画家,名字想不起了,得来的容易没花钱,听说现在一副能换十五瓶剑南春,有点亏了。老安的价值观以酒为主体,比喻一般都以酒为喻体,甚是好笑。我对省内的书画界也了解一点皮毛,列举了好几个本省的书画大家,他都一一否定了。过了几天他老远就招呼我,说那个画家的名字他想起来了,后来我一查,那人的一副四尺三开写意花鸟值两万,能换六十瓶剑南春,真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个糟糕的消息告诉他。

老安小气,单位好多人都说,老安抽烟从不让别人,也从来不请同事吃饭,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要递给我一支,一起吃饭他总抢着结账。对于别人对他的非议,他有自己的说法,“我和别人没有交情,仅仅认识为什么要给他递烟,为什么要请他吃饭,他也别给我,互不相欠”。我觉得也是符合逻辑的,直来直去,免了俗套客气。在志趣相投的人跟前,老安还是洒脱的,所以我总结老安是个情商不及格的人。

老安爱喝酒,但基本不误事,我觉得老安的排毒功能远远高于我们,晚上喝了酒第二天就头昏脑涨,有时候连床也起不来,还处于醉酒状态,难怪现在交警都查隔夜酒了。老安却能六点准时起床,到两个老人住的平房打扫卫生,做早点,陪老人熬罐罐茶,然后到单位上班,这个习惯几十年雷打不动。

老安在他父亲病重期间,晚上要陪护,那段时间很少和我们喝酒,只有他妹妹替换他的一天出来喝二三两,又匆匆回去。

自古以来百善孝为先,和父母都过不去的人能和谁过得去呢?那么反过来说,对父母百依百顺的孝子,是不是就是一个可以交往和信赖的人呢!

有一天开会,我端了一杯茶,旁边坐了一位同事,看见我茶杯里的茶叶一根根竖立,惊叹说好茶,我淡淡地说老安给的,那人却露出了夸张了好几倍的惊讶。

他那里知道老安早都超凡脱俗了。

老安去年光荣退休,现在每天接送两个孙子,任务艰巨。隔三差五一个电话,“有没有意念”仅仅五个字,就能相约小酌,一瓶小酒,几碟小菜,谈笑风生,快哉。


单位流传着老安很多喝酒的趣闻轶事,却不知道他早就超凡脱俗了


作者简介:张宏勇,中国电力作协会员,甘肃省作协会员,出版文集《四十小憩》小说、散文、诗歌散见于报纸杂志。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gaichite.com/sheji/50111.html
(本文来自帅帅的农村世界整合文章:http://www.gaichite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酒 跳槽那些事儿 剑南春 中华田园犬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gaichite.com ©2017 帅帅的农村世界

帅帅的农村世界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